新聞線索: 8218666

廣告合作: 8218607

探尋大鹽商后代“奮進的足跡”———— 耄耋老人編著40萬字人物傳記

2019-06-23 19:30:54來源:自貢網分享到

羅亦孝,從自貢走出去的核物理學家;王舉孫,酷愛寫作的“老頑童”。兩人在蜀光校園的一次相遇,促成了一本40萬字科學家傳記的誕生。今年4月,這本以《奮進的足跡—— 一位核物理學家的人生》為名的傳記由四川民族出版社正式出版。5月22日,在蜀光校友會主持召開的讀書討論會上,傳主羅亦孝和編著者王舉孫來到現場,與親朋摯友、多位恩師、同窗好友一同撥開如煙往事,那些有關人生信念,有關孝愛親情以及弘揚民族和家族優秀傳統的故事,啟迪著更多的人。

重聚鹽都   唱響心中“古老的歌”

“這是首古老的歌,川江的帆影漁火,祖祖輩輩唱過,依然在鄉土上流傳著,默默在心海里流著……”在5月22日舉行的讀書討論會上,75歲的羅亦孝用雄渾優美的男高音,飽含深情地演唱起他喜歡的歌曲《古老的歌》。這歌里有他濃濃的鄉愁,情真意切。他一襲深色西服,精神朗朗,和善文雅,甚至在恍惚間讓人忘了他核物理科學家的身份。

此次羅亦孝回到老家自貢,留下難掩的激動和感懷。討論會誠摯邀請羅亦孝的親朋摯友、老師同窗到場,大家圍繞其成長道路、公能業跡、家族家教及作者作品、書評感悟等熱烈發言、傾情交流。

“羅氏家族一脈相承的愛國情懷、忠孝仁義,是寶貴的、是值得人學習的,體現了中華民族愛國主義的精髓。”當天,中國社科院文學研究所研究員、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桑逢康,美籍華人工程師、作家張映碧分別寄來賀信,表達了這樣的感受。此前,國際著名核物理學家漢米爾頓專程寄信于本書作者,對王舉孫編著此書表達敬意,并詳細介紹了自己與羅亦孝相識、共事的往事及羅亦孝在“遠離穩定線新原子核和高自旋核結構”前沿領域所取得的巨大成就。

同窗雷定華回憶,上世紀50年代初,自己與羅亦孝同讀昌平小學(現解放路中學)。那時,羅亦孝是班長,不論是學習,還是勞動,都帶領全班同學勇爭第一,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。“羅亦孝的成功,不僅取決于他志存高遠、獻身科學,更在于他熱愛祖國、熱愛人民,把祖國科學事業當成自己一生追求的目標。”大家紛紛發言談道,羅亦孝成長于新中國,建樹于新時代,作為中科院近代物理研究所所長,發起、組織、參與的“新核素合成和研究”重點科研項目在重質量豐中子區實現重要突破,獲評“1992年全國十大科研成就”,對國家作出特殊重大貢獻,其“德智體美”俱佳的成長軌跡、心路歷程、人生積淀值得品讀,值得研究,值得借鑒。

報效國家   身處核物理研究前沿

“老家自貢和母校深深地留在我的記憶當中,永遠不忘!”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過程中,羅亦孝頗為動情地說。

出生于自流井三臺寺的羅亦孝,是自貢著名愛國鹽業實業家羅華垓之孫。6歲時考入昌平小學,后被保送到自貢一中。三年初中學習,讓羅亦孝受到現代自然科學知識的啟蒙教育。初中畢業后,羅亦孝以優異的成績考入自貢蜀光中學。此時,正值困難時期,物質生活極為匱乏。羅亦孝訴說起學生時代自己和同學為學校食堂運送糧食,即便是餓得發暈,也沒有一人動過一粒米的往事。“同學們高尚的精神品質和學校德育教育是分不開的!”在羅亦孝看來,正是童年和青少年時代在家鄉自貢所受的教育,讓自己擁有了基本的能力、素質和感悟,為將來的事業奠定了堅實的基礎。

1962年,羅亦孝以四川省理科第一名的優異成績被中國科技大學“絕密級”的近代物理系錄取。那時,科大的學風就是刻苦,所有同學都是“不要命”的學習科學知識,在科大學習期間,羅亦孝三年都未回過家,全身心地暢游在知識的海洋。

學有所成,本該報效祖國,無奈風云變幻,羅亦孝沒能進入國防科技部門,而被分配到“甘肅白銀有色金屬公司”,成為礦場的一名普通鉗工,一干就是9年。轉折出現在1977年,白銀公司接到甘肅省委的調令,羅亦孝終于“業務歸隊”。

進入中國科學院近代物理研究所時,羅亦孝已是33歲,相較其他科研人員,羅亦孝理論知識和實驗技能欠缺,讓他倍感壓力。為此,羅亦孝給自己列出了專業知識、實驗技術等補課清單,僅兩年半時間的強化學習,他就熟悉了量子力學和原子核物理學的基礎理論,掌握了核電子學和核探測基本技術。

經過多年的科研實踐,由羅亦孝發起、組織、參與的“新核素合成和研究”等重大科研項目在重質量豐中子區實現重要突破,對我國重離子物理的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。

新世紀到來,羅亦孝受邀赴美繼續參與豐中子原子核結構前沿研究的國際合作,開啟了人生和事業的又一段歷程。

歷時七載   完成40萬字傳記

一位是走在核物理研究前沿的科學家,一位是耄耋之年仍活躍于蜀光校友會并酷愛寫作的“老頑童”。是什么樣的機緣讓兩位老人擦出思想的火花,用近7年時間,去完成一部科學家人生傳記?

時間倒回2012年8月,羅亦孝回鄉葬父,訪問母校,參與接待工作的王舉孫已是76歲的古稀老人。王舉孫對羅亦孝說:“我想寫你和羅氏家族的故事,希望得到你的支持。”羅亦孝爽快地答應了。

羅亦孝是多年來活躍在學術前沿的核物理學家,寫他的故事必然要寫他的科研事業,這會涉及到某些原子核基礎研究和科研成果。要讓讀者讀懂羅亦孝,講一講有關科普知識是非常必要的。“原子核科學研究,是本書的難點,也是本書不同于一般傳記的特點。”王舉孫坦言,寫一位核物理學者,對于他這個只在西師讀了三年函授物理的高中生來講,非常困難。“單是核知識這一塊, 就有不少攔路虎,我曾一度缺乏信心。”在蜀光校友、昔日同窗桑逢康和眾多好友的鼓勵下,王舉孫才下定決心寫這本書。

從2012年起,王舉孫花了兩年時間,閱讀了美國阿西摩夫科普叢書百余萬字,又從百度資料庫下載了有關近代物理學史和近代化學史,并就相關專業問題請教羅亦孝的同行,將這些知識濃縮為幾千字的科普知識作為導讀,使具有高中水平的讀者,也能讀懂本書關于羅亦孝核科研事業的有關章節。

“殫精竭慮,筆耕不綴,歷時數載,終成正果,《奮進的足跡—— 一位核物理學家的人生》一書無疑是王舉孫心血和智慧的結晶。”在桑逢康看來,一部好的傳記必須建立在大量翔實的材料基礎之上。王舉孫為撰寫這部傳記,先后采訪過羅亦孝的老師、同學和弟妹有二十多人,搜集羅亦孝和羅氏家族的素材超過100萬字,從百度資料庫中下載資料200余萬字,這總數達300多萬字的資料為他寫這部傳記打下了堅實的基礎。從300多萬字的資料經過選擇、提煉、濃縮、加工,最后升華成為近40萬字的一本書,不難想象,這中間作者付出了多少艱辛勞動。

7年間,王舉孫已從古稀邁入耄耋之年,實屬不易。《奮進的足跡—— 一位核物理學家的人生》三易其稿,個中辛苦,由此可知。

在收集資料過程中,王舉孫得知,幾十年中,羅亦孝寫給父母那一封封極為詳盡、內容豐富的信件曾讓父母多么欣喜。他的父母先后逝世后,羅亦孝和弟妹開設“天堂紀念館”郵箱,一日又一日,一年又一年,繼續給父母寫信。

正因如此,王舉孫特意在傳記中安排“孝愛情深”部分,通過羅亦孝及其弟聯手考證編修羅氏家族史,赴豫章(今江西南昌)、泰和(今屬江西)、簡陽(今屬四川)等地尋根問祖,并建立“天堂紀念館”,給故去的父母持續寫信等,充分展示了傳主以“孝愛情深”為主要內容的內心世界和精神風貌,這也使羅亦孝的“三觀”和民族心、故鄉情得到了進一步延伸和豐富。

香港正版合数双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