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線索: 8218666

廣告合作: 8218607

網站首頁 > 副刊 > 正文

盧德銘的“行軍書”

2019-09-27 21:34:46來源:自貢網分享到

編者按

為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和迎接全國第六個烈士紀念日,銘記先烈豐功偉績,傳承英烈光輝事業,大力弘揚愛國主義精神,營造崇尚英烈、捍衛英烈、學習英烈的良好氛圍,本報從今日起刊發部分自貢籍英烈的“家書”,以此緬懷先烈、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。

“如果瑞勤真要等我,則我對她有幾點要求:一要讀書;二要革命;三不要纏腳。”在江西蘆溪縣盧德銘烈士陵園,仍然保存著關于盧德銘南征北戰之余寫給家人信件中的一些片斷。一封封“行軍書”,既彰顯著這位革命者的堅定信念和赤子情懷,也表達出對親人的思念和對親情的渴望,今天讀來依然讓人為之動容。

盧德銘,1905年生,四川自貢人,黃埔軍校二期畢業生,1924年加入中國共產黨,在東征和北伐中沖鋒陷陣、屢建奇功,成為葉挺麾下著名青年戰將。攻占武昌后,他受命組建國民革命軍第二方面軍總指揮部武昌警衛團,并擔任團長,將這支部隊改造成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勁旅。1927年9月,盧德銘奉中央指令,率部參加湘贛邊界秋收起義。毛澤東任秋收起義前敵委員會書記,盧德銘任秋收起義部隊總指揮。盧德銘成為毛澤東革命軍事生涯的第一個軍事搭檔。

盧德銘對革命始終懷抱一腔熱忱和執著。1925年2月參加東征討伐廣東軍閥陳炯明后,年僅20歲的盧德銘,在家中這樣寫道:“廣東軍閥陳炯明叛變了,我們組織了學生軍去討伐他,現在已把陳逆驅逐到東江去了,我們打敗了敵人,我心里很高興。”

血與火的考驗,讓盧德銘信仰更加堅定。1926年汀泗橋戰斗,葉挺獨立團的共產黨員、營長曹淵犧牲,他極度悲痛地告訴家人:“這場戰役殲滅很多敵人,但是我們的傷亡也不少。我們的營長曹淵同志也在這次戰役中犧牲了。當他受了重傷時,我去扶他,他向我說,德銘同志,我已無救了,請你不要管我。為了革命,你帶著同志們沖啊!”這次戰斗成為北伐進軍的重要一戰,也成為盧德銘軍事生涯的重要一戰。

艱苦卓絕的斗爭,讓他感受到人民群眾的偉大力量。1926年10月攻下武昌城后,他在“行軍書”中感慨地說:“我們這次北伐,有這樣的順利進軍,全靠群眾的支持。自廣州出發以來,沿途都有老百姓給我們做向導,并主動給我們搬運子彈等輜重。”

對家人的思念,也讓人們看到鐵血英雄的似水柔情。他在一封家書中直言:“我不是不懷念家庭,其實我也想念父母及兄嫂侄兒等。在夢中我曾發囈語,呼喊權一(盧德銘的大侄子)、少南(盧德銘的小侄子)。醒來時同志們笑我說,參謀長還在思鄉呢!”字里行間流露出對親情的渴望,洋溢著對親人的思念。

1927年4月,蔣介石發動“四一二”反革命政變,大批共產黨人和革命群眾被屠殺。為了避免連累家人,盧德銘寫了最后一封家書。信中寫道:“現因時局轉變,為了不連累家庭,今后我暫時不寄家書,你們也不要來信,我沒有錢寄回來。”讓人震撼的是,這位堂堂國民革命軍的團長,居然對補貼家用無能為力。

1927年9月25日,在秋收起義部隊進軍井岡山途中,為掩護主力部隊突圍,盧德銘僅帶一連兵力在萍鄉蘆溪山口巖一帶阻擊敵人,不幸遭子彈穿胸,成為井岡山斗爭時期我軍犧牲的最高將領。傳諸后世的一封封“行軍書”,成為其一生輝煌與榮光的寶貴歷史見證。

香港正版合数双单